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互联网 >正文

不入归途最新章节_ 第12章 中月节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扬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云芷峰虽然人数精简,但与常瑛琪、沈云志同辈的弟子也不是没有,只是他们都已经进入第二秘境,年岁最大的也已经过百,修为年龄差异过大自然会有隔阂,他们也没那个兴趣扰人清净。沈云志倒是还有一位至亲兄长,但常年在外历练见面着实不易。细细想来云芷峰上只有他们两人年纪相仿可以做伴,沈云志并非真的顽劣,常瑛琪也有心结交,于是他俩理所应当的成为至交好友,就差同穿一条裤子。

    要说常瑛琪原本也已经是大学生了,待人接事有礼成熟,但沈云志却是真的小孩,向来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贯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遇到不顺心的可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常瑛琪是欣赏他活的肆意的潇洒,乐的忍让宠溺,换了别人可不会如常瑛琪这般担待。

    沈云志的脾性实在了得,说话做事都毫无忌讳,短短半月已经气走了第五位讲师,峰主想必也为此操碎了心,只是到底是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幺子,哪里狠得下心来斥责呢,不轻不重的叨唠几句,一点威慑性也没有。沈云志也是个屡教不改的,三翻四次被喊去谈话,回来了却是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峰主管制不住只能尽量为他擦干净屁股,别结了怨气。

    沈云志摸准了自家老爹的底线,虽然行事作为多有不妥,但也在可控范围之内,从不惹出不可收拾的恶事。只是老师换得勤了,娇蛮傲慢的名声传了出去,峰内长老都避之不及,传法课业再也不是日日进行。不过他俩都年纪尚轻,骨骼还未成形,倒正是练武的好时段,院内的仆役都是功力深厚的练家子,教导他们绰绰有余,也不会因为忍受不了沈云志的臭脾气一走了之。

    修士的世界绝非眼前这般平静,他们现在有宗门庇护,日后却总是要外出历练的。遇到穷凶恶及的歹修,若是修为高深便也算了,若是两人修为差距不大,对战技巧便是决胜关键了,为了门内弟子安危体术修炼是必不可少的课业。常瑛琪对沈云志那套出神入化的鞭法也是眼热得紧,沈云志也不是小气的人,还亲自上手教她。

    能顿悟进阶就证明常瑛琪的悟性不低,可这方面她却像是天生不开窍一样,始终不得要领,身法套路空有其形却无其意。一开始只当这套身法不适合于她,可换了一套又一套还是一样的结果,常瑛琪也明白问题的根源在自己身上,越发勤奋刻苦希望能勤能补拙,但现实是残酷的,每一招一式都打得十分到位,姿势标准没有半点偷奸耍滑,可该有的气势、威能一样没有,明明是实用的武技由常瑛琪打出来就变了味道西安市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比用于表演的身法看上去还显得花拳绣腿。

    常瑛琪郁闷极了,负责指导他们练功的老仆猜测,可能是因为常瑛琪之前没有练武的经历,根基薄弱,他们挑选的身法起点又太高,才导致她精进无门。还提议常瑛琪和其他普通弟子一样到练武场接受基础训练,所不定会有所帮助。常瑛琪也明白这些话多半是为了安慰她,但还是心存侥幸,日日往练武场跑。

    常瑛琪的容貌使她的存在感一度被拉低,突然的离开和回归完全没有被发现,也为她省去了不少麻烦。已经一月有余不曾到来,新弟子间的等级已经初显,景谷兰修为又高长相也好还是被衍峰看中的弟子,加上景谷兰本人也是八面玲珑的讨巧之人,自然受人追捧。“空谷幽兰,飘香万里”这样的说法也流传起来,借由练武场的弟子转叙进入其余诸峰,一时风光无限。

    自古枪打出头鸟,作为新人这般行径树大招风,有没有强硬的后台怕是会惹祸事上身。常瑛琪在学校一贯走的是中庸之道,若换了别人她才不会去趟这道浑水,但景谷兰把她带回玉阳门,于她有恩。常瑛琪原本想出言提醒一番,但一上午景谷兰都被众人簇拥着,她实在插不进去,待到中午才得了空隙。

    常瑛琪跟了上去,却发现景谷昉与一外表俊逸的男子处在一起,清丽动人的小脸上满是娇羞,男子脸上也是满是深情,其余弟子见了还起哄打趣一番,常瑛琪哪里还不明白两人的关系。常瑛琪蹙眉,要说一个又能处处什么真感情的,她是绝对不信的,又不是小说哪来那么多真爱,网络八卦上最不缺的就是玩弄他人感情的渣男渣女。

    先入为主的常瑛琪直觉那个男的不是什么好人,但这就是景谷兰的私事了,别的方面常瑛琪还能告诫几句至于信不信就不关她的事了。但感情上她插嘴就不太好了,恋爱中的男女最不可理喻了,常瑛琪现在多舌,日后两人要真出现什么问题,说不定还要怪罪在她身上。要是景谷兰是个为了感情而拎不清的,常瑛琪说了对方也不会听,该出事还是会出事。常瑛琪又不是圣人,何必为了别人给自己惹得一身腥,对于这种黏糊的混事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打定主意常瑛琪就离开了,却在拐角看见了等她的沈云志,穿的是他俩第一次见面时的蓝衫。常瑛琪正好奇这小子怎么跑到这来等她,手上就被塞进一件袍子,他俩还是有些默契的,常瑛琪也不矫情随便寻了个草旮旯换了衣服。常瑛琪现在比沈云志年长两岁,身量也较长些,这外袍是沈云志的她穿起来捉襟见肘,显得略微滑稽。跟在沈云志身后两人七扭八拐,等在看见人息时已经出了宗门,看沈云志架轻熟路的治疗癫痫用的中药样子显然已经不易第一次擅自偷出了。

    宗内温暖如春树木尚且未变,外界却是已经冷了下来,初秋一场大雨,早已蓄势待发的寒意迅速漫延,揉红了几片性急的霜叶,惹人心怜。

    上次为了入宗常瑛琪只来得及远远的观望一眼,此时却是闲庭信步在古街上溜达。虽然是正午,但古街上的餐馆正是红火的时候,叫卖声不绝于耳。他们好像恰巧撞上了什么节日,感觉整个城区都洋溢着一股幸福欢快的气息,沈云志已经拿着钱币摩拳擦掌准备到处挥霍了,常瑛琪亦步亦趋的跟着他,散布灵力把挤向他们的人潮不着痕迹的推开。器皿配饰峰主给沈云志安排的配置都是最精致的,街上的粗鄙之物自然入不了他的眼,一心一意专攻美食。

    也不忘往常瑛琪嘴里塞上两颗糖块,甜腻的味道在口中满弥漫,常瑛琪眼里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尽管这些糖块很廉价,制作也十分粗劣,常瑛琪却没有丝毫嫌弃,把剩余的几块糖小心翼翼的包好装起来,这无关味道的优劣,纯粹是对别人关怀的一种珍惜。

    凡俗吃食会给体内增加杂质,但饱受药膳撩毒的两人哪里还记得这些,能买得起的食物都尽数塞入腹中。修士间流通的货币与凡俗的不同,沈云志不知道用什么途径存了一点,但也不会太多,没一会原本就算不上鼓的荷包瘪了下去,剩下的最后一点被沈云志用去糕点铺子里,买了两块饼状的糕点,用油纸包的精致,说留下晚上吃。

    下午还有训练,两人不敢在外面逗留太久,又匆匆赶了回去。常瑛琪不是神经大条的人,沈云志今天的情绪明显与往常不同,有些低落,只是对方不说她也不问,只尽量自然的耍宝逗趣,使气氛不至于低迷下去。到了晚上,沈云志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庄严的打开纸包,往常瑛琪手心里放了一块糕点。常瑛琪看着糕点,虽然用料不同但模样确实像极了月饼,沈云志拉着她跑到房顶上看月亮,今夜的月亮也是又大又圆的,常瑛琪一下子也没了逗趣的心情。

    “今天是凡俗的中月节,按照凡俗界的习俗每年的今天是要家人团圆的,原来每年我哥再忙都会抽出时间陪我一天,我四岁的那年他被宗主调出去历练了,然后就再没了音讯,我成天掰着天数等,却也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才算是个头。不过现在好了,有你在我也不算是单独一个人。”

    沈云志故作轻松地说出这些话,常瑛琪却是觉得有点苦的。自幼丧母,生父作为峰主内务繁忙,虽然有心照看却余力不足,常瑛琪住到云芷院就没见过峰主亲自来过,连训话都是另派了人的昆明军海脑科医院。现在是这样,前两年能好到哪里去,常瑛琪也有听仆役们讲过,是沈云志的嫡亲大哥把他如父如兄的拉扯长大,感情自是不一般。兄长被外调后,仆役再贴心也比不的血脉至亲,云芷峰内又是人丁稀薄,对于一个孩子的确是太冷清孤独了。

    但她现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宽慰对方,狠狠咬了一大口月饼,嚼着却尝不出滋味。

    常父工作也是很忙,别说节日大多数时候连过年都赶不回来,但父亲真的很爱很爱她,在外地每天都给常瑛琪打一通电话,熬着充满血丝的眼睛还要强打起精神陪闺女彻夜聊天。在家的时候绝不碰一下资料,把能挤出的空余时间全花到了她身上,两人一起吃饭的次数很少,但常瑛琪爱吃的、忌口的常父都烂熟于心,明明知道没什么机会还是专门去学了一手好厨艺。她高考年一天,常父原本是赶不回来的,但他为了不叫女儿失望,拼着两天两夜不睡觉才处理完工作飞了回来。一直在女儿和工作中奔波劳累,三十来岁头发就全白了,四十岁看着比五十岁还老

    苏轼在《水调歌头》里写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可她呢?人没了,连头顶的月亮也不是同一个,思乡思亲之情又该如何传达。

    “唉!?我都没哭,你哭个啥?本来就丑,哭起来更丑,抹抹”沈云志刚回过神来就看见常瑛琪大颗大颗的掉眼泪,吓了一大跳,急忙上袖子往常提起脸上抹。一副惊惶失措的样子,把常瑛琪给逗乐了,心里才不那抹难受了。感受到体内流转的灵气,常瑛琪又破涕为笑,一切还是有转机的不是吗?

    经过这天,两个人的感情又亲密了几分。

    今年寒气重,秋季的尾巴还没收就落了第一场雪,常瑛琪中月节当晚就觉得体内灵气运转比往常快了些,虽然没有再次进阶,气海里的伸桥却伸长了一大截,她第二天就询问了讲师的建议,决定闭关打坐,巩固提升过快的修为。等出关了已是十月底,仙气飘渺的云芷峰,满山吊满了通红的霜叶,看上去倒有几分喜庆之色。

    她醒来的时间不凑巧,沈云志被传唤去前殿了,仆役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常瑛琪之前闭关又窜高了一截,仆役们准备的秋衣本应是极合身的,现在却是又短了一截,深秋已经很凉了,凉风在她裸露的肌肤上打着旋,没一会就把常瑛琪身上残留的热气儿打散了。仆役们怕她冻着,想让她回屋里待着,常瑛琪却是执意在院里等着,她闭关醒不过来,但意识还是能感知到外界的时间变化,将近三个月没见着沈云志,倒想的紧。

 运城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过了饭点,沈云志还没回来。常瑛琪才在仆役们的催促下用了饭,完了抱着壶姜茶又坐到石墩上,等到在冷风里吹着都快受不住了,才听见门外传来了声响,兴奋地上前开门。入目的却不是沈云志低矮的小身板。

    一袭朴素的青衣映入眼帘,来人只穿着薄薄的一件外衫,挺拔的身姿站在凛冽的寒风里也不觉得冷。常瑛琪一时脑子没转过弯来,木然的抬头,对上男子似笑非笑的眼眸,与沈云志带着痞气的感觉截然相反,笑起来带着一股春风拂面的温柔,男子通体的气质温润如玉,站在这里仿佛也能带来丝丝暖意,叫人难以心生防备。

    常瑛琪没有错过对方眼中一闪而逝的狭促,撇撇嘴把路让了出来。沈云志嘴里出现的频率最高的就是自家谪仙人似的长兄,常瑛琪哪里敢认错了,只是这谪仙人似的长兄怎的独自回来了,那小不点却是不见了踪影。见常瑛琪频频往外瞅,一点理他的意思都没有,那清冷的像不食烟火的谪仙人有些窘迫的开了口:“云志被父亲留下检查课业了,要回来还得有一会儿。”

    常瑛琪哦了一声,继续坐在门墩上发呆,还是没有起身招呼的意思。其实实在不是常瑛琪不知礼数,在她看来,人家才是兄弟两,是这间小院的主人,她自己充其量就是个借住的勉强算是客人,要是她起身招呼不就成了喧哗夺主了吗?再者她与沈云志的兄长之前未曾谋面,又不是熟悉之人,自己眼巴巴的往上凑才显得尴尬,所以就这么坐着才是最好的。

    沈清秋好笑的看着常瑛琪的背影,听云志说这个弟子悟性极佳、聪慧过人,怎么现在看来有点呆愣愣的,年纪小的又只有这一个总不会是认错了的。

    沈云志回来了就看见院子里怪异的一幕,常瑛琪呆坐在门墩上,自家兄长也在院子里傻站着,气氛干涩的直叫人抓狂。不过对于自己的小伙伴终于出关了,他还是很开心的,只是刚跑到跟前,常瑛琪就站了起来,然后沈云志哀怨的看着又长高不少的常瑛琪,无语的为自己不争气的个头默哀。明明闭关前只高了半个脑袋,咋一出来就又高了一整个头呢?

    三个人相顾无言,气氛更尴尬了。

    一直到三人分别回房休息了,那股若有若无的诡异氛围都没消散。

    (本章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