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黄金 >正文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3388章 吐了,和我有关系?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扬州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老公,你说阿娇在文叔那边会不会受委屈?都好多天没有她的消息了!”这一天晚上,顾念兮将儿子们送的三只小黄鸭摆在床前之后,就问道。

    她现在的生活,很幸福。

    所以,她也希望阿娇能拥有和自己一样的幸福。

    “应该不会!”谈逸泽也有好几天都没有给谈妙文打电话了。本来,他是打算着不去打扰他们两人难得的二人世界。

    可被顾念兮这么一问,他也觉得自己是该找个时间打电话,看看他们进展的怎么样?

    将手上擦拭好的枪支放在一边之后,他大步走向顾念兮。

    将站在床边的顾念兮,轻拥进自己的怀中。

    “喜欢吗?”

    他问的,是他带着三个小家伙赢取的三只小黄鸭。

    “当然喜欢。这可是我的儿子们第一次送给我的礼物!”顾念兮的嘴角轻勾,怎么都无法抑制的住。

    当父母的就是这样。

    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眼中都是最好的。

    所以,他们送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是好的。

    光是想到那三个小家伙今天抱着小鸭子跑向自己身边的样子,顾念兮都觉得鼻尖有些酸酸的。

    “你不觉得,带领这三个臭小子给你赚礼物的老公更好?”谈逸泽向来都是占有欲那么强的人。

    虽然他知道,儿子们送的礼物,肯定让顾念兮开心。

    可一旦他发现在顾念兮的心里,儿子们的地位比自己的还要重要,他就开始不满了。

    就像现在这样,他就开始刻意的提醒顾念兮自己的存在了!

    “是是是,我老公最好!”深知这个男人的臭脾气,顾念兮一转身就双手挂在谈逸泽的脖子上,往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不够癫痫病在哪可以治好,这边还要!”某位爷有时候比孩子脸皮厚。

    就象现在这样,蹭鼻子上脸了!

    不过这一次顾念兮没让他如愿。

    她挣扎着,从谈逸泽的怀中挣脱,随后朝着卧室门口走去。

    “我还是给你弄点橘子茶喝!”

    “回来!这边还少了!”谈逸泽还比划着自己另一侧的脸颊。

    “等你有阿娇最新消息,我再给你补上!”说完,顾念兮给他抛了个飞吻,就朝着外头走了。

    自己被冷落,谈逸泽的脸上自然有些不甘。

    随后,这男人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

    现在,也是时候给谈妙文打个电话了吧?

    接到谈逸泽的电话,谈妙文正在收拾东西。

    他的面前,摆着一个黑色的背包。

    里头,除了几张银行卡,就没有其他的东西。

    如果这时候,他说他要外出远行的话,估计也没几个人相信。

    可谈妙文,貌似已经习惯了如此。

    将东西放好之后,他才接通了电话。

    “你这臭小子,还有脸给我打电话?”

    “算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谈妙文的口气有些不好,甚至还带着些许暴怒的硝烟味。

    这也难怪,他一直都躲着阿娇。

    可谈逸泽这臭小子却直接将阿娇给接来,甚至还将阿娇放到他这边小住!

    这将他原有的计划,全部打翻。

    眼下,他想要撵走阿娇,似乎不可能了。

    他看到,这女人今天出门买东西之时,还买了好几件换洗的内衣裤。一看,她就打算做持久战!

    深知自己下不了狠手,直接将阿娇撵出全国著名的癫痫病医院去的男子,最终只能打算自己撤出这个是非之地。

    若不是谈逸泽打的这通电话来,他没准已经出发了!

    “我都说了,这件事情你别管!”

    “再跟我提起来,看我不揍死你!”

    不知道电话那端的谈逸泽到底说了什么,他又咆哮了这么两句,随后他便将电话挂了。

    阿娇听到楼上一直都在吵闹着,就上来了。手上还端着一些冰糖雪梨水。

    看谈妙文昨天貌似有些咳嗽,她今天特意出门买了几个梨子。

    “阿文,把这个喝了!”

    她没有其他女人窥探自己丈夫秘密的嗜好。一听到电话,就问东问西的。

    她只是安静的站在边上,将煮好的东西放在谈妙文的面前。

    “这是什么?”

    “冰糖雪梨!我看你昨天好像有些咳嗽,炖了些!”

    “我没事!”

    “阿文,你的气管不大好。咳嗽的话,会更难受的!”以前,住在她家的时候,她就对他的身体了如指掌。

    “我不喝。就算我死了,也和你没有关系!”谈妙文莫名的有些暴躁。

    尤其是在听到她对自己的担忧之时,他的心就像是被刀子割了似的。

    她越是这么担心他,他越是负罪感十足。

    因为他害怕,自己的离开又会把她活下去的勇气带走。

    “你死了,是和我没有什么关系!”阿娇这话,倒是有些出乎了谈妙文的预料。但她接下来的另一句话,更让谈妙文的鹰隼无限放大。

    “但你死了,我也会跟着你一起走了!”从踏入这个黑屋子开始,她就没想过要离开他了。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这剩下的大半辈子都要和他在一起了,牵了手她就不会松开的!

    “阿娇,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我给不了你什么?”谈妙文不傻。

 秦皇岛羊羔疯医院有哪些   阿娇到现在都没有问及,他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

    再者,她本来害怕的掉头逃窜,如今又固执的守在他的身边。

    如此大的变化,想必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可他越是不明白了。

    阿娇现在已经知道他不是个完整的男人了,她为什么还要苦苦的跟着他?

    难道她不懂,现在和他这样的人在一起,到时候受苦的只会是她?

    “阿文,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我们都已经浪费了那么多宝贵的时间了,求你不要再赶我走了好吗?”她半蹲在他的身边,苦苦的哀求着。

    谈妙文静默了一段时间,最后拿起她刚放在他面前的那碗冰糖雪梨,一口气喝完,又将碗递给她。

    “下去吧!”显然,他又开始回避她了。

    阿娇虽然对于他的反映有些失望。

    可一想到那日自己过来,早已做好了被拒绝成千上万次的思想准备,又瞬间扯了扯唇角:“那好,我先下去。你要是有什么想要吃的东西,就告诉我!”

    阿娇走了,仿佛带走了这个房子里所有的声响。

    此时,谈妙文一个人静坐在自己的床前,看着自己已经收拾好的那个背包,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顾念兮,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这天一大早,顾念兮刚到明朗集团,就被一个拽的二五八万的大爷拦住了。

    眼下,在这A城,敢这样拦截在顾念兮面前的,除了猖獗的罗小爷,还有谁?

    “大白天的,你又做了什么噩梦?”不是做梦,怎么会说出那么些让她无法理解的内容来?

    面对这个吊儿郎当的大爷,顾念兮只无奈的抚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感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要不然怎么会遇到这个瘟神?

    “谁做恶梦了?我是想说,你什么时候放我媳妇儿下班?”罗小爷很猖獗,大腿就这样硬生生的截住了顾念兮的去路。

    “罗军宝,现在才刚上班,你就要我下班?你当我公司养闲人?”

    重庆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她才刚到,这个时间点也算是提前十分钟到公司。这都还没有正式打卡上班呢,罗军宝就要让甘甘下班,不是痴人说梦么?

    不过,若是寻常顾念兮跟罗小爷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这货肯定一蹦三尺高。

    可今儿个的罗小爷,竟然一反常态的将顾念兮拉到了一旁:“顾念兮,你过来。我有点要紧的事情跟你说!”

    “你想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事情的话,我肯定让我老公把你剁了喂二黄!”对于这个敢将怀孕的自己带到荒郊野外丢了的罗军宝,顾念兮始终保持高度警惕。

    “去,这大庭广众之下我能对你作出什么事情来?我就是有点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下!”罗小爷的语气还是典型的流氓加地痞,可他的眸子里却透着无端的认真,这让顾念兮不免得开始相信他。

    “你要说什么?”这么神秘?该不会是想要跟她密谋什么吧?

    “我跟你说,我今天早上看到甘甘吐了!”

    罗小爷信誓旦旦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等待顾念兮的回应。

    可结果,让罗小爷失望了。

    因为顾念兮在听到了他那一句话之后,愣了许久才问到:“吐了,又怎么了?”

    “顾念兮,你脑子秀逗了是不是,竟然连吐了是什么意思都不懂?”

    罗小爷被顾念兮那个疑惑的样子气的想要歇斯底里。

    事实上,他早就这么做了。

    尤其是他那个大嗓门,就算刚说的是悄悄话都被大厅里头的人都听了去了。

    被罗小爷吵的不行,顾念兮只能下意识的反问着:“吐了还有几个意思?”

    罗小爷气的就差挠墙角了。

    “我真不知道,你这样的货色谈少为什么会看得上!”要不是谈逸泽的女人,罗小爷这一刻还真想抡起拳头往死里整!

    “罗军宝,我是什么样的货色和你家甘甘吐了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扯上我?”顾念兮哼哼唧唧,叫器着自己的不满一顿,最后又看向了罗小爷:“你的意思是……”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